快捷搜索:  邮箱  as  test  一篇  创意文化园  设立  敢看  金盛

临汾天气:《三十而已》:女性并不完善,也不需要完善

最近,热播剧《三十而已》可谓赚足了关注度。险些天天都能在微博热搜上看到它的身影,纵然没看过剧的读者,也能通过热搜大致领会剧情走向。剧名为《三十而已》,顾名思义,是对“三十而立”这句俗语的一次改写,试图用“而已”的潇洒态度突破三十岁这个紧箍咒,但剧里剧外时时刻刻强调的这个时间节点,反而暴露了人人对“三十岁”的焦虑。

该剧讲述了三位三十岁闺蜜的恋爱、婚姻与事业。顾佳处在令人艳羡的金字塔上层,与老公许幻山谋划一家创业公司。王漫妮是奢侈品金牌销售,同时与香港“精英男”谈着一场纠葛的恋爱。钟晓芹则是尺度化的大多数,嫁给事业单位铁饭碗的老公,自己保有一份通俗事情。但她们看似镇静的生涯之下,却遭遇了出轨、被小三、仳离等生涯巨变。

《三十而已》剧照。

剧中的这三位女性,虽然面临着各自的疑心,但她们大要都属于有钱有颜的人设。尤其是顾佳,不仅拥有完善家庭,还拥有着精彩的做生意头脑,一起将创业项目做到了上亿身家。考察《三十而已》的谈论或弹幕,我们不难发现顾佳是无数观众憧憬的“完善女性”形象。但这种对于“完善”女性个体的想象,却遮蔽了背后不平等的性别权力结构。也正因为云云,《三十而已》虽然是一部征象级的热播剧,却仍然不能提供给我们足够的反思与气力,去匹敌女性真正的逆境。

撰文丨重木

“三十而立”

为什么30岁云云主要?

若是用托尔斯泰在其《安娜·卡列尼娜》中的经典名言来形貌《三十而已》中三位女性的生涯,那或许就是“幸福的生涯都是相似的,不幸的生涯各有各的不幸”。

在剧中,无论是宣称作为全职主妇的顾佳,照样朝九晚五事情的王漫妮和钟晓芹,在她们看似各自差别的种种“不幸”遭遇或生涯中,实在都潜在地隐藏着一个“相似的幸福生涯”尺度。钟晓芹羡慕闺蜜顾佳完善亲密的婚姻,王漫妮羡慕顾佳住在浦东万万级别的观景房,而顾佳则羡慕住在顶楼的王太太的生涯……

在这一系列的羡慕中,我们能看到在《三十而已》中所埋藏的那条似乎是“幸福”——尤其对于这些女性而言——的线索和符号,而在其中款项、岁数、婚姻和阶级则始终是她们关注的焦点,而且也成为这部剧在看似厚实的对于当下都市女性生涯和状态形貌下的一个隐形的“天花板”。

《三十而已》剧照,图为顾佳与其子许子言。

剧名为《三十而已》,主要是因为剧中三位女主虽然处于差别的生涯状态中,但一个配合的点把她们联系在一起:即将迈入三十岁。三十岁也被设置成她们生掷中的一个主要的转折点,无论是关于事业、恋爱和婚姻,照样对于自我的认知,都被“三十岁”这条线划成两部分。纵然最终她们都把“三十岁”作为一个契机、新的起点,而对这个岁数示意“而已”的潇洒态度,但也正是在对三十岁反复强调和言说的时刻泄露了对此的焦虑。

发表评论
头条评论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